新西兰服务器

日本新闻:不能允许日本福岛核废水排放的真正理由 | 汪涛

  不能允许<a href=日本福岛核废水排放的真正理由 | 汪涛”/>

  关注风云之声

  提升思维层次

  导读

  日本通过这个核废墟,掌握了唯一有能力对全世界进行核威慑的能力。

  2021年4月13日,日本政府做出决定将福岛核电站废水排放入大海,引发全球轩然大波。人们在网上讨论了很多很多,但有一些真正要害的东西却没有充分讨论到。

  正确地、科学地提出问题,才能真正有效地解决问题。现在讨论的问题是:到2022年,因每天都会新增140吨核废水,总容量约为137万吨的现有1000个废水储存罐能力将达到极限,如何解决这个 问题?因此,日本决定将废水经过处理后排放入海。

  支持一方认为:采用ALPS(多核素去除设备)技术后,废水中只剩下放射性的氚不能去除,但其他放射性材料都能降低到安全要求的浓度以下。只要将现有废水在排放前稀释40倍,氚的浓度也会低于世界卫生组织饮用水幅射安全标准的七分之一。大自然中本身就有很多放射性,只要浓度低于安全要求,那就是安全的。如果这么说嘛,只要操作可靠,好像把这137万吨水排放了也真没什么大问题。

  反对一方认为:

  作为这件事主角的日本东电公司和日本政府前科太多,包括事故产生并严重到这种程度,本身就是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在遇到意外的海啸事故时不作为而人为导致的。后来又有多次处理不当的问题。

  这个排放方案从理论和技术上说可能是安全的,但实际操作中就不知道出什么猫腻了。

  日本政府做出决定前并没有与周边利益相关方国家和地区进行充分的沟通,相关决定是不负责任的。

  其做出这种决定只是出于省钱的考虑,没有尽到最善的义务。

  其他。如对东电自己的ALPS产品质量表示怀疑等。

  如果这么说也有很充分的道理。可是呢,这些批评并不能从根本上否定东电和日本政府的解决方案。

  真正的问题在哪里?如果只是这137万吨废水处理的事情,问题真就比较好解决了。但是,这137万吨废水的处理完了,问题就完全解决了吗?

不能允许<a href=日本福岛核废水排放的真正理由 | 汪涛”/>福岛核污水的来源示意图

  以上是福岛核废水产生来源的示意图。看完这个示意图后,最核心的问题就充分暴露出来了:不是这137万吨废水排完了就完事了,废弃的堆芯还是天天产生140吨的核废水,这个问题什么时候是个尽头?目前全世界达到7级核事故的只有两座核电站,一是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另一个就是福岛核电站事故。但是,前者的处理结果是用一个混凝土石棺把出事的核电站彻底封死了。虽然并不能说这个问题绝对永久性地得到解决,但至少在混凝土石棺失效之前,对事故现场基本不再需要做什么事情,不需要年年甚至天天投入资金。如果未来上百年以后混凝土石棺真不行了,一是里面的放射性物质已经有了不同数量的半衰减期,危害程度大大减轻,可以进行终极的剩余废炉的处理。另一方面,到时一检查发现还是不行的话,再修一个石棺或其他未来新技术的封闭装备进一步加固就可以了。这种解决方案是一次性的投入,投完了就几代人都不用再去考虑这个烦心的事情。但是,福岛核电站事故现场目前看是一个近乎没完没了,天天都需要投入资金去维护处理的现场,天天都要抽取和处理几百吨核废水。这种日子哪年哪月是个尽头?20年、40年、100年……?东电和日本政府只是舍不得花更多钱找储存核废水的地方吗?可能是也不完全是。因为这是一个没完没了要天天花钱去处理的事情,这才是真正让人放心不下的问题关键所在。

  因此,真正关键的是必须要找到一种永久性解决问题的办法,将堆芯真正封死,不再无止尽地产生核废水了。如果在这个问题解决之前,就接受通过将核废水排放入海来解决的方案,那就会形成“将福岛事故核废水排放入海是安全的”这种思维定势,以为这个问题就算最后解决了。一旦如此,未来可是每天都要排放数以百吨计的核废水,每年数以万吨计算,没完没了。

  这个福岛核电站1至4号机组堆芯是融化了,还有上千个燃料棒在里面没能取出来,还在不断进行核反应产生热量,因此也就需要持续地降温。当然,其核燃料也不是无限大的,其持续时间理论上也有限。从目前日本给出的时间点来看,在2041-2051年可以进行废炉的工作,到时候有可能不会再产生核废水。但这个事故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技术问题,无法预测是不是就一定不会出现意外。

  谁能保证东电公司一定能成为百年老店?万一未来东电公司哪天破产了怎么办?这笔天天都要花钱处理的事情谁来出钱做?现在如果接受可以将废水排放入海,认为是安全的,但如果未来没人出钱ALPS了,甚至没人出钱抽地下核废水了,那是不是就一步步放任核废水、或未经严格处理的核废水排放入海了?如果人类不接受这个结果,那就得靠全人类去出巨资进行永久性废炉解决方案的工程建设了,尤其是未来地球村的老大来负责解决这个问题。未来地球村的老大是谁?当然是中国嘛,这才是真正要命的问题所在。所以,明明根据太平洋的洋流计算,这137万吨核废水最先流到的地方是北美,但美国却是异常兴奋地赞扬日本这么做。因为美国知道这137万吨核废水很可能真没太大问题,但真正的问题却是在这137万吨核废水排完之后。美国到时候如果故意把东电公司搞破产,以上假设的前景就铁定成为现实了。而只是把一个公司搞破产这就太容易做到了,现在是热情地支持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这么做,到时候随便从海水里找点证据把东电公司往死里整,让东电公司赔偿美国、加拿大、韩国……成百亿上千亿的损失,甚至还支持赔偿中国损失,中国能拒绝吗?这么一搞,东电公司怎么可能还活得下去。那不就是又得了赔偿,又把一个天大的麻烦留给中国了?——你中国可是地球村的新老大,事关全人类生死存亡的大事你老大可得担起责任啊,谁让你和我争老大的。

  因此,中国必须坚持这个问题解决的一个前提条件:在找到永久性解决该问题的方案,实际建设完毕,并且严格接受了权威的国际第三方核查合格之前,绝对不接受将核废水排放入海,即使这种排放从技术上是绝对安全的也绝对不允许。因为这不是一个永久性的解决方案,其安全性完全取决于东电公司是否能永续经营。从根本上说这不是一个技术问题,也不是一个政治问题,甚至也不是实际操作中这特定的137万吨废水的排放是否安全的问题。它本质上是一个特定的企业经营管理和抗击各种外界冲击能力的问题。至少日本政府没有作背书说如果东电公司破产了,完全由日本政府负担这笔费用。况且,任何一届日本政府做出的承诺,可以永远有效吗?

  美国是不可能遏制住中国崛起的,其实美国越来越多的人也认识到这个问题了。遏制不住新的老大怎么办?那就给新老大留下尽可能多的,最好是麻烦之极的烂摊子。这才是我们需要认真对待的新课题。

         还有一个更糟糕的发展前景是:日本通过这个核废墟,掌握了唯一有能力对全世界进行核威慑的能力。这可能是一个非常令人诧异,却又是很现实的结果。自从原子弹出现以后,日本是唯一受到原子弹攻击的国家。因为原子弹过于强大的能力,全面核战争会使地球上人类陷入毁灭,导致了后来世界上没有国家敢于真的再使用它。中国更是在研发成功原子弹后,公开宣称“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对无核国家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原子弹的这种无法使用的特性,反倒使它变成不能真正成为实际威胁的东西了。任何国家别说是真的使用核武器,就是表示出要使用核武器的可能,都会受到全世界舆论的强烈谴责。

        但是,日本通过将福岛核事故废弃现场一步步这么操作下去,最终可能变成对全世界进行真实核威慑的一个强大的工具。如果这一步排放成功了,过了十年八年一检查:你看,我们说没事真的确实是没事,很安全对吧?但这个安全的前提是福岛核事故现场天天都得有人花钱去维持现有的处理方案。过了十年二十年以后,将废水排放入海是真没问题。既然如此那还要那么多储水罐子干嘛?或者说储水罐子还在,可是十年二十年没用,这你怎么确定它们是可用的?到时候如果日本因某种不端行为受到国际社会的什么制裁,东电公司可能面临破产的境地,那日本政府根本就不用太明确表示,只要有个自媒体说东电公司可能破产,以后福岛核电站废墟现场就可能没人管了,日本政府对此表态只要模棱两可,那全世界还不陷入巨大的恐慌之中了?况且这种威慑你能说日本太多不是吗?似乎是别的国家制裁日本导致的直接结果。这就成了一个非常真实的核威慑,并且是真可以实施的,他本来就排放过没处理过的核废水,说是“意外”。但你怎么确定它一定是“意外”而不是“故意”?

         ALPS还是不ALPS,正常情况下当然是会受到国际原子能机构等国际社会的严格制约。但如果局势真发展到日本想要对国际社会进行核威慑的时候,那国际原子能机构说话还算不算数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到时候还不是操控在日本人自己手里,并且这个是真可以进行操作的。当年第一次海湾战争时,萨达姆就用炸毁科威科油田对盟军进行威慑,并且真的炸了很多。到时候日本如果真就把没处理过的核废水直接排放,并且就是让全世界知道它排放了,而且还是以“技术故障”的名义,以此给国际社会施加巨大的压力。排放几天时间也就造成一定程度的污染,并不象核武器那样,一旦放出去可就收不回来了。如果接受了日本的要挟,它就可以停止排放而加入ALPS处理,之前的污染很快消散在茫茫太平洋中。从而,核污染还是不核污染,日本完全可以做到收放自如。

        什么叫核威慑?它有如下特征:

  采用核威慑的技术本身,在威慑者手里是可以实现真正安全的。如果原子弹在核威慑者手里可能不爆炸也可能爆炸,那就不能成为威慑的工具,而是成为威慑者本人的灾难了。从技术上说,通过ALPS进行处理后,废水的确可以是安全的。这可能是其排放安全的证据,但从理论上说它也可以是一种核威慑工具的证据。

  如果威慑者愿意,这种核技术可以成为核灾难。进行废水处理是一个人为的过程,如果人为地不进行这种处理,那它就成为一种灾难了。原子弹是否发射到被攻击的国家,这即是受拥有原子弹的国家控制,同时也是其人为性质的一种证据。当然,美国的常规炸弹也有被包装成“误炸”的案底,但原子弹攻击要说成是“误炸”没人会接受的。而核废水是否未经处理排放,可以是公开人为的过程,也可以被包装成技术故障或新的事故而推卸人为性质的责任。因此,这种核灾难是可以在更大程度上人为操控产生的。只要这个核废墟不能采用永久性解决方案来解决,而是处于这种不断排放的状态,其他国家就会总是处于提心吊胆的状态——你怎么确定对方是真心进行没有核污染的排放,人为的故意有核污染的排放,包装成意外事故的有核污染的排放。

  这种核灾难的地点可以进行精确或相对精确的控制。如果日本排放核废水的地点并不是福岛核电站处,而是运到不同地方进行排放,根据洋流的流向进行选择,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对核灾难的方向进行控制定位。二战时期,日本无法直接攻击美国本土,因此让日本气象学家荒川秀俊发明了一种气球炸弹,自动控制其高度到平流层,利用平流层的风向将气球炸弹送到北美。当时因其精度太差而几乎没什么实际杀伤效果,不久后放弃了。炸弹必须很精确地在被攻击对象处爆炸才能有实际效果。但是,将核废水排入太平洋中,如果利用特定的洋流将其送到特定国家沿岸,这就成为一种相对可精确控制的超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了。它是一种面杀伤性质的攻击武器,并且杀伤面可以极其巨大。

        福岛核电站的废水处理问题,已经清晰地具备了以上三个特征。

        我们还可以通过另一个角度来理解这个问题:永久性的办法真的就没有,或者成本高到无法考虑吗?日本真的只是省钱的考虑吗?2011年3月12日福岛核电站发生事故后,日本就开始评估。当年10月28日,日本政府的原子能委员会专门小组公布了有关福岛第一核电站报废过程中面临的中长期课题的报告草案,其中预测报废工作需要30年以上的时间。这是日本政府首次就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废炉工程提出明确的时间表。按照现在的计划,其废炉的工作在2041年至2051年间完成,到时废水排放工作就可结束。如果那样,到时就不用再排放废水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每年新增5万吨废水,从现在起再有30年,也就是新增150万吨。加上现在的122万吨,总共也就272万吨。就算留些余量算300万吨吧。现在要问:如果将这300万吨废水保存在一个容器里的话,建设这个容量究竟要花多少钱?

         如果建一个60米高的圆柱型水库,它的直径也就不到260米。只要购买一个不到10万平方米的地块,深挖20-30米的土层,堆在圆柱型水库水泥外壁的外围,从而极大增加其强度。这么一个小工程的建设成本和土地成本能有多少?需要注意的是:并不需要一定是在福岛核电站的附近找这么一个地块,而是可以采用招标的方式,只要在距离福岛核电站周围一定距离范围内(几公里甚至几十公里)都可以,这样能有效降低购买土地的成本。建设完这个储存装置后,并不需要再建设永久性输送水道,而是可以采用临时性的软管,将快装满的130万吨处理过的废水一次性抽送到这个储存装置中,从而将现有的1000个总容量137万吨的储水罐全腾空。以每年新增5万吨废水计算,腾空后的这1000个罐子可以使用26年才会再装满,到时候还是可以采用一次性输送的方式将这1000个罐子的废水经过ALPS处理后再次腾空。这样的方案至少是一种半永久性的方案。经过100年后,大储水罐废水中的氚经历了8个半衰期,放射性衰减了256倍。此时就真的完全安全了。这样的方案就算成本高一点,也绝对不会高到哪里去。为什么不积极地考虑这种永久性的解决方案,137万吨水都能存,只要再多存一倍多一点就可以完全解决问题,真就缺少这一点钱吗?

        如果日本真的是积极寻求这种永久性的解决方案,其他国家是能够理解,并且捐点钱支持一下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并不需要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真的会因这一点钱而为难。美国既然都可以热情支持其排放入海,捐点钱支持一下建设一个永久性设施更是应该啊?中国可以用零利润的最低价格去帮他们建这样的设施。一个区区300万吨废水的储水罐子,能难到哪里去?想省钱真的是原因,还是一种纯粹的借口?就是故意要把事情搞成这样的状态和结果?他们完全有能力通过ALPS技术把废水中的放射性物质去除得只剩下氚,却被日本自己发现还是有其他放射性物质存在。这是”失职“还是”故意“?我们不能不多一个心眼。

        这一层极度危险的前景,美国都不一定想得完全明白。因此,我们不仅需要对此清楚地考虑,并且要把这个前景清楚地告知美国:你老可是真对日本扔过原子弹的,真不怕日本报复吗?日本要对美国进行核报复,难道只有原子弹一条路可走吗?

        同时,为有效遏制日本将其变成一种核威慑的武器,我们一定要认真对待,并且把道理讲清楚,在必要情况下严正指出:日本已经在变相利用这个核事故搞核威慑。公开这个事情的性质和定位就是要表明,如果日本执意搞废水排放,中国就可以有对日本核威慑进行对等反击的权力。这次日本政府正式宣布”基本同意进行排放“,已经引起大量国家民众对核污染的极度恐慌,这本身就已经达到了核威慑的实际效果。这是一种国防大学郭高民教授所称的“无界战”性质的核战争。日本的核威慑甚至无界战性质的核战争已经成为现实,而绝对不止是一种评估和猜测。

        这个事情是否如此处理就足够了呢?事情还是没有这么简单。美国是否清楚以上危险呢?如果其清楚却还是要支持日本这么做,这是为什么?十年前中日韩曾经快要达成自贸区时,美国成功挑起了中日间的钓鱼岛和日韩间的独岛等领土之争,并且日本国内支持这个自贸区的要员接连离奇死亡。2020年11月15日,第四次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领导人会议以视频方式举行,会后东盟10国和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共15个亚太国家正式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因为中日韩三国都已经包含在这个协议里面,因此,中日韩自贸区就显得已经是水到渠成了。日本决定排放核废水后,一个很显然的结果就是韩国、中国极力反对,非常类似当年美国通过钓鱼岛和独岛离间中、日、韩的局面又出现了。这是民主党最擅长搞的手段。因此,我们不能简单地处理日本核废水排放问题。综合下来,应采用如下多管齐下的手段进行反制:

        揭穿日本在搞核威慑的阴谋,并以此强烈提醒美国民众,其目标最有可能是针对美国的。以此强烈挑起美国民众对日本的警惕,解除美日在这个问题上的联合。

        与韩国等尽可能多的国家一起,对日本既有反制,也要有积极动作,表示可以支持日本进行永久性措施的建设工作,以堵住日本的经济借口。因此,我们要清楚美日即“狼狈为奸,又各怀鬼胎”的复杂局面,不能简单地掀起另一场盲目反日的运动,落入美国的圈套。

        以排放就是核威慑进行明确定性,让美日和全世界其他国家都清楚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极端严重性,并以此进行舆论战,最大限度地孤立美日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在新疆棉花问题上,欧洲、美洲和其他国家可以打马虎眼,但在全球性核灾难甚至其有可能发展成全球核战争的问题上,我们占据舆论制高点要容易得多。如果美国联合日本执意要耍流氓,我们也不是没有耍流氓的资本和手段——日本的ALPS很安全,是,我们很清楚,但各个有核国家的原子弹拿在他们手里也都很安全啊,这能证明拿着原子弹在地球上到处乱漂对世界没威胁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日本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日本服务器网联系。

[日本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