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日本新闻:刑讯日本女谍,军统用了比坐冰可怕,但很安全温柔干净的审讯手段

  苏武牧羊的故事,绝大多数读者都知道,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苏武,有人又杜撰出了“苏武坐冰”的故事:“匈奴人为了使苏武屈服,先将他关到一个装满火盆的房间里,等他大汗淋漓时,又命人将苏武脱下衣服按到了一个大冰块上。”

  这就纯属谣言了,因为按照《汉书·卷五十四·李广苏建传》的记载,匈奴人对坚贞不屈的苏武是十分尊敬的,而且苏武自刎之后,他们还进行了急救:“引佩刀自刺。卫律惊,自抱持武,驰召毉。凿地为坎,置煴火,覆武其上,蹈其背以出血。武气绝半日,复息。”

  刑讯<a href=日本女谍,军统用了比坐冰可怕,但很安全温柔干净的审讯手段”/>

  苏武“卧啮雪与旃毛并咽之,数日不死,匈奴以为神”。这件事是有的,但是匈奴人对苏武施以坐冰酷刑,正史和野史都找不到记载,这显然是对苏武吃雪史实的艺术夸张。

  将史料进行必要的艺术加工,这无可厚非,咱们今天的话题,是将史料汇总而不加工,来聊一聊军统特工对付日本女间谍的手段——为了让日本女间谍招供,军统发明了一种酷刑,看起来比坐冰还难熬。这种做法,同样无可厚非:如果日本女间谍不招供,就会有更多的国人受害,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绝大多数人都能理解。伤害一个敌人而让千万自己人免受伤害,估计读者诸君都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戴笠的历史功过,自然要由后人评说,但是咱们今天不说功过只说过程,沈醉的回忆录《军同年内幕》、《我的特务生涯》、《我所知道的戴笠》,魏斐德(Frederic Evans Wakeman)的《间谍王——戴笠与中国特工》,赫博特·雅德类的《中国黑室》,都描述了戴笠及其领导的军统局在抗战中与日本间谍生死搏杀的史实。

  刑讯<a href=日本女谍,军统用了比坐冰可怕,但很安全温柔干净的审讯手段”/>

  魏斐德和雅德类对戴笠的评价似乎不高,正是这种不太高的评价,看起来比较真实可信,而沈醉的回忆录,则有些寓贬于褒的意思——看起来像是批评,实际暗含着赞扬。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在沈醉的回忆录《军统内幕》中,记载了老蒋对戴笠引进和发明的刑具的赞赏之意:“1945年秋天,蒋某人来视察中美所,他最感兴趣的要算刑事实验室了……这些东西对巩固他的统治都有很大作用,所以他每看到一样新的刑具,总是连连点头,赞不绝口。”

  据沈醉回忆,当时军统的刑讯手段中西合璧令人发指,幸好他教的是行动术而不是审讯术,而他的朋友周养浩和徐远举则是刑讯方面的行家或者叫恶魔:竹签插指头、老虎凳、辣椒水只是常规手段,坐电椅因为容易吧受刑者弄死,也不太常用。电视剧中那样“反复充电”,在沈醉看来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通电一次,就可能闹出人命——当时设备还比较原始,电流不好掌控。

  刑讯<a href=日本女谍,军统用了比坐冰可怕,但很安全温柔干净的审讯手段”/>

  至于很多文章介绍的“坐冰之刑”,无论是魏斐德还是雅德类、沈醉,都只字未提,笔者想来,这种方式对女特务也未必有用,因为笔者从小在大兴安岭生活,知道在零下四十度的严寒中上室外厕所是什么感觉——那就是没感觉,一分钟后,露在外面的部分就被冻得没知觉了。

  戴笠和军统主要活动于中南部地区,在战争年代,即使是军统这样有无数黑钱的单位,也不可能在夏天为被捕者准备冰块,那有点太奢侈了。南京是火炉,重庆也是火炉,在那里坐冰,不是受刑而是消暑,戴笠和他手下的“服务”还没那么“周到”,他们是就地取材,火上浇油,这就是我们说的“比坐冰还难熬”的热水澡。

  刑讯<a href=日本女谍,军统用了比坐冰可怕,但很安全温柔干净的审讯手段”/>

  在某一本介绍军统酷刑的史料中,有这样一段话:“1938年,一些日本女间谍分别被捕,为了撬开日本姑娘的嘴,在军统局的地下刑讯室里,他们把日本姑娘吊在一个木框上……”

  此处之所以用了省略号,不仅仅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文字不可描述,而是要插一句题外话:很多人都说“有日本女间谍出现的谍战剧就是神剧”,而且这种说法还得到了广泛认同,但是据笔者掌握的史料,被军统抓获并有名有姓而且地位颇高的日本女间谍就不下十个,“奉天治安维持会联络官”中岛成子,比川岛芳子(此女只能算二鬼子)更受多田骏(鬼子参谋部次长、陆大校长、第3集团军司令官、华北方面军司令官)的信任和器重——“日本无女谍”的说法又从何而来?

  刑讯<a href=日本女谍,军统用了比坐冰可怕,但很安全温柔干净的审讯手段”/>

  美女做间谍,有着天然的优势,尤其是对付老蒋的那帮好色手下,鬼子要是不派出大批美女间谍,土肥原贤二和多田骏就不是魔鬼而是二师兄了。

  按照战争时期的惯例,间谍是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的,他(她)们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俘虏,使用刑讯手段和直接枪毙,都不会引起太大反响。

  在很多严谨的影视作品中,我们都会看到这样的场景:一帮化装潜入的间谍,在被包围之后,马上换上自己本国的军装,这不是为了尊严,而是为了保命——枪毙间谍天经地义,虐待俘虏要受谴责,被俘军人半数以上会存活,而间谍基本是九死一生。

  刑讯<a href=日本女谍,军统用了比坐冰可怕,但很安全温柔干净的审讯手段”/>

  既然有这样的惯例,那么军统用什么手段对付日本女谍,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为了证明笔者不是杜撰,咱们还是将史料拍照展示,读者诸君就可以一辩真伪了。

  资料图片显示,军统的刑讯室居然也进行了精心布置,但是估计日本女谍即使能认识“天下为公”、“信义和平”、“忠孝仁爱”这样的汉字条幅,也会认识画像上的那个人曾经是自己的行动目标,但这些她们是没心情细细琢磨的,她们要注意的是墙上的铁链子和墙角的热水桶。

  刑讯<a href=日本女谍,军统用了比坐冰可怕,但很安全温柔干净的审讯手段”/>

  前面咱们说过,坐冰未必有多可怕,可怕的是“洗热水澡”:滚烫的热水倒在大玻璃缸里,绳子一点点放下来,身体一点一点浸入其中,一会就会变成刚出锅的小龙虾。

  之所以用热水而不用炭火和烙铁,只因为军统好不容易抓到的日本女谍,是不可以迅速弄死的,要这样既丢脸又痛苦的方式,慢慢摧毁她们的心理防线,但绝不会要了她们的性命,而且可能连重伤都不会有,这样慢工出细活,就是铁打的间谍,最后也没有不招供的。

  这时候可能有人要替那些被抓的鬼子女谍喊冤叫屈,但是读者诸君都知道,间谍不享受俘虏待遇,刑讯和枪毙,都不受约束,因为折服一个女谍,就可以减少我方大量人员伤亡,想想九一八,想想南京,军统用什么手段拷问这些日本女谍,岂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更何况这种审讯手段,说起来总比老虎凳、辣椒水、竹签子、红烙铁更安全、卫生、温柔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日本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日本服务器网联系。

[日本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