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日本新闻:卸下一脸白粉,74岁日本“站街女”雪子: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提起“站街女”,很多人都会露出侧目的眼神,这样的职业是上不得台面的。

  日本有一位女子,被称为“年龄最大的站街女”,没有人嘲讽她,她的故事还被拍成纪录片,有人称她为“横滨玛丽”,看了她的故事,一阵唏嘘,只感叹命运弄人。

  

卸下一脸白粉,74岁<a href=日本“站街女”雪子: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乱世中的富家女,被拉入命运的漩涡

  “横滨玛丽”原名西冈雪子,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是一名商人,经营着一个工厂。

  从小,父亲就教她读书,除了学习文化,她还精通琴棋书画,社交礼仪也有专门的人教导,10岁的她,就能落落大方地给客人施礼。

  如果没有变化,在她成年后,父亲会为她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她也能过与世无争的安逸生活。

  卸下一脸白粉,74岁<a href=日本“站街女”雪子: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但世事多变,父亲因病离世,家里的财产落到哥哥手中,哥哥对这个妹妹并没有感情,他给了少量的钱,将妹妹赶出了家门。

  一个从小被富养的女孩,踏入社会两眼一抹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生存,看到一个招聘启示:“涉外俱乐部找年轻女服务员,包吃包住,有服装,薪水高,年龄限18-25岁。”

  西冈雪子看了心里一动,自己的条件符合,不如去试试,最起码能解决吃住的问题。

  她哪里知道,这个招聘启示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实际的工作是服务美国大兵,她一下子被拉入命运的漩涡,进去后就没有了自由,和很多姐妹一起,被关在一间间房子,没日没夜地“接客”,她们也被称为“艳艳”。

  卸下一脸白粉,74岁<a href=日本“站街女”雪子: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艳艳们得不到尊重,她们一旦生病就会被踢出去,生活没有保障,还会被人视为羞耻。

  就在雪子觉得人生无望时,她遇到了一个帅气的美国大兵,对方并没有轻视她,也不需要服务,只想找人说说话,诉说思乡之苦。

  两个同样受到命运折磨的年轻人,对彼此多了一份怜悯和好感,从那以后,对方就经常来找雪子,还承诺会娶她,雪子的心中重新升起希望,她再次昂起了骄傲的脸。

  卸下一脸白粉,74岁<a href=日本“站街女”雪子: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偶遇爱情,长达50年苦守街头

  两人相处没多长时间,这位美国大兵要回国了。

  西冈雪子追到码头,穿着漂亮的裙子,唱着对方最喜欢的歌,跟着船跑,喊对方一定要记得自己,回来娶他。

  因为这些人的离开,西冈雪子也自由了,但她不知道找什么工作,原本她可以回到乡下,依靠种地过普通的生活。

  卸下一脸白粉,74岁<a href=日本“站街女”雪子: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但她担心恋人回来了,找不到自己,就不肯离开两人相聚的地方。

  为了生活,她成为一名“站街女”,穿着一身白纱裙,将脸和手涂一层白粉,只为对方来了能一眼看到自己。

  她哪里知道,恋人回到国内,没多久就病故了。

  雪子不知情,所以内心是有憧憬的,她和别的女子不一样,从不谄媚顾客,也不会笑脸相迎,总是昂着骄傲的脸看着别人,如果看对方不顺眼,还会拒绝服务。

  她认为自己已经心有所属,心灵是纯净的,那是对爱情的坚守。

  就这样,她在街头一站就是50余年,随着身体的衰老,她从一个挺拔的少女,慢慢成为弯腰曲背的老太,变的是身材,不变的是希望。

  卸下一脸白粉,74岁<a href=日本“站街女”雪子: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当地很多人都她的故事,有人劝她不要执着,为一个不归人守侯爱情不值得。

  她都笑笑摇摇头,坚信对方不会辜负自己,她用自己的坚守,也在维护内心的一片净土,唯有爱,可以让自己的行为合理化,减少一份愧疚和不安。

  事实上,她的身份还是很受争议的,一些人不想靠近她,就连她常去的酒吧,都受到客人的抵制,大家担心自己会用到她喝过的杯子。

  卸下一脸白粉,74岁<a href=日本“站街女”雪子: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好在酒吧老板为人善良,他特意给雪子买了一个漂亮的杯子,专门让她一个人用,让雪子感受到一丝温暖。

  漫长的岁月中,雪子没有自己的房子,她晚上只能蜷缩在一个酒店的走廊,唯有这里不会驱赶她,后来,有个好心的管事,还给她端了一张凳子,她就躺在凳子上,熬过一个个漫长的黑夜。

  卸下一脸白粉,74岁<a href=日本“站街女”雪子: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感到生活艰难的时候,她就会回想恋人的话:“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晚年卸下一脸白粉,做回自己

  孤单的岁月中,雪子也遇到了一位好友。

  对方是一位比自己小20多岁的元次郎,元次郎的母亲做着雪子一样的工作,他自己也是一位酒吧的歌手,看到雪子的深情,深受感动。

  两人会互相照顾,彼此见面打个招呼,在孤单中有一份互相温暖的慰藉,元次郎也把她当成自己的长辈尊重。

  卸下一脸白粉,74岁<a href=日本“站街女”雪子: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雪子与人接触总是很和善,她不愿意接受对方的施舍,如果有人对她充满善意,她也会回一份礼物,哪怕是一块香皂,也会让人感受到她的独立。

  也许是接受了现实,有天街头看不到雪子了,后来人们才知道,她去了养老院,卸下一层白粉,她也是一个漂亮的老太太,眼神充满慈祥和平和。

  如何不是因为年轻时被命运拉入漩涡,她也许会好好过自己的一生,她在信中说,自己还有很多梦想没有完成,如果人生可以重来,她会努力的。

  卸下一脸白粉,74岁<a href=日本“站街女”雪子: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但人生没有回头路,雪子的人生充满遗憾,她又何尝没有抗争过呢,善良的她相信爱情,却依然被命运捉弄,等待大半辈子而得不到。

  《蝶恋花》中说:“恨梦醒,空肠断,蝶恋花儿花舞蝶。愁苦相思泪两行,忠情入骨疼相思。”

  在这世上,相思最苦,却又因为有一份牵绊而刻骨铭心。

  

卸下一脸白粉,74岁<a href=日本“站街女”雪子: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她一直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雪子的一生是悲剧,大半生站在街头谋生,身材繁华,却始终得不到繁华,到了晚年,才终于想明白,自己渴望的爱,属于水中之月。

  她也为自己活了一回,卸下粉黛,过起普通的生活,一年后,在敬老院安详离世,此生已过,愿来生能守住自己的一份幸福。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日本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日本服务器网联系。

[日本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