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日本新闻:日本侵华老兵的自供:我是如何杀死那个少年兵的

  前几日,在笔者翻译并发表的一篇名为“为抢一条棉被,就烧死一家七口,这样的事情只有日本人能干得出来”的文章中(翻译自《THE DIARY OF AZUMA SHIRO》东史郎战地日记英文版),提到东史郎随部进入一个村庄进行抢劫,在抢劫过程中杀了很多人,并抓走一些年轻的少女,更是烧了许多房子。一个叫吉木的日军士兵,就因为一个老人不肯将棉被给他就残忍地烧了老人一家七口。无独有偶,第十六兵团第二大队炮小队的炮手东口义一在成为战犯后,也在笔供中提到这段经历,相对于较为有人性的东史郎,东口义一是个绝对缺少人性的畜生。

  

<a href=日本侵华老兵的自供:我是如何杀死那个少年兵的”/>

  东口义一描述这件事情实质的发生地点在句容,当时他和14名分队队员在句容地区的道路边休息,因为天冷的缘故,长官要求士兵自行进入附近的村庄进行扫荡,抢来棉被予以驱寒。当他们进村之后,发现已经晚了,村庄里面到处都是日军,东西已经被抢得差不多。他们很恼火,于是开始烧房子杀人,以此来发泄心中的情绪。一口气烧了四座民房后,他命令两个“初年兵”,将抓到的村民赶到一座房屋内,接着将家具、桌椅板凳、柴草以及各类能烧的东西,全堆在屋子外。就这样边烤火,边听着屋里的人被烧得惨叫。

  

<a href=日本侵华老兵的自供:我是如何杀死那个少年兵的”/>

  他说:“有个满身着火的中年男子从屋中跑了出来,接着在地上打滚,身上的火熄灭后,竟然指着自己的喉咙跟我们要水喝。显然这家伙的脑子出了问题,于是士兵们又将他丢入火海中,他又带着火焰跑了出来,反复丢进去三次,才将那个“固执”的家伙烧死。”在随后的日子里,东口义一几乎每天重复着杀人抢劫QJ之类的事情,他自称侵犯过很多妇女,年纪最小的十几岁,最大的四十几岁,并且有几次独自窜到民户家中作案的经历。

  

<a href=日本侵华老兵的自供:我是如何杀死那个少年兵的”/>

  对于杀人这种事情,东口义一同样乐此不疲,他自称与战友挖了一个1.5米深,宽1.2米,长2米的坑,用以埋尸。将在一所学校中抓到的十几名中国少年兵带到坑边,而后进行“试刀”演练。先将少年兵的眼睛蒙起来,使之坐在坑前,增田大尉举着自己的军刀进行比比划划,告知围观的日军士兵如今才能一刀将人的头颅斩下。说了一声“就这么砍”之后,增田大尉一刀砍下了那个少年兵的头颅,头颅如皮球一样滚落到坑中,增田大尉接着快速一脚把尸体踹进坑中,身上一滴血都没有沾到。这种精妙的砍杀技巧迅速迎来热烈的掌声。增田大尉很是自豪,他站在一旁监督,要求士兵们都试试,并说“不要可惜这些练刀的好工具,杀完了再去抓就是了。”

  

<a href=日本侵华老兵的自供:我是如何杀死那个少年兵的”/>

  接着东口义一借了一柄军刀对一名少年兵进行了砍杀,他很惭愧没有领会增田大尉的技巧,砍了好几刀都没能将人砍死,最终还是在战友的帮助下才将那个被他砍得浑身是血的少年兵杀死了。看着那个少年兵痛苦扭动的身躯,他一点同情都没有,似乎杀掉的根本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而是一只猫狗。除此之外,他还多次参与用战俘当活靶子的射击训练,将战俘排成一排,而后用各类武器进行射击试验,最佳一次,用步枪一次性射穿十二个人。

  

<a href=日本侵华老兵的自供:我是如何杀死那个少年兵的”/>

  东口义一自称最令他满意的战绩,发生在南京下关地区。水谷少佐命令炮小队向江边密集的人群开炮。人数足有几千人之多,密密麻麻男女老幼都有,其中还有不少穿军装的残兵。东口义一以800米的近距离,朝着江边的人群进行炮击。每发射一颗炮弹,就有许多人被炸碎,他频频发射,直到炮弹全部打干净为止。那一次,他至少杀了上百人,因此得到水谷少佐的嘉奖,他将这份“荣誉”写信告诉母亲和妹妹,并认为自己杀的还不够多,这样的“战绩”应该多来几次才好。战后,东口义一成为战犯,在50-56年接受战犯改造时写下这些口供。回到日本后,此人不再露面,直到70年代日本发行《一亿人的昭和史》时,他才出面讲了一些在战场的经历,并且将一些当年寄回家乡的老照片给了记者,请求记者将照片刊登出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日本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日本服务器网联系。

[日本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