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日本新闻: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死变态……”

  这个男人一出现,路人侧目议论,妈妈捂住小孩双眼:“别看。”

  秃顶、腯肥、满脸油光,嘴角挂着一丝痴痴的笑。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最诡异的是,他推着一部轮椅,可上面坐的不是人。

  是一个情趣娃娃。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时而俯身细语,时而轻抚发丝,日光倾泻而下,他温柔地问:“会热吗?”

  没有应答。

  有人忍不住上前发问:“你是卖情趣娃娃的?”

  “她不是娃娃,她是我的情人,我爱了她8年。”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男人叫中岛千重,今年65岁

  每天清晨,他会做两份早餐:

  一碗1.2元的拌面给自己,一杯高级手磨咖啡给娃娃。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都说别叫她娃娃,她叫纱织!”

  饭毕,中岛轻轻梳理纱织的假发,细语道:“今天也会努力工作,要等我回家吃饭哦!”

  屋子里死一般寂静,只有桌上的咖啡气若游丝。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她是他沉默的爱人,但并不是第一个。

  9年前,中岛初遇惠子时,两人只隔了一层玻璃。

  那天阳光灿烂,惠子笑靥如花,身上贴一行数字:650000日元(约合人民币3.8w)。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中岛想都没想,去银行提了一叠现金,全款把惠子接回了家。

  任谁都会觉得,这不过是一个色急攻心、欲火焚身的中年老头。

  但中岛却对着惠子苦笑:“谢谢你,你是第一个听我说话的人。”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这是中岛被派往东京工作的第二年。

  “我在这里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城市很大,人很多,但没有声音。”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夜里,欲望胀大成夜幕,孤独泛滥成月光,无处可逃。

  他有时会去江边站一个通宵,像一个无声的垃圾桶。

  “我又胖又老,没人愿意和我说话,我也不想恶心别人。”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但惠子的出现,一切都变了。

  一开始,他和惠子只是床伴,是欲火,是逢场作戏。

  夜半时分,他甚至会被吓到:“屋子里坐了个面无表情的娃娃,瘆得慌。”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但后来,惠子成了他最好的倾诉对象。

  身在他乡的孤独、人到中年的无助、职场沉浮的心酸……

  中岛讲得口水四溅、咬牙切齿、又哭又笑,惠子却总是温柔聆听,不发一言。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惠子陪他度过了无数个不眠夜。

  但他却“变心”了。

  中岛爱上纱织,是在2013年初夏。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阳光下,她的眼睛、头发和皮肤熠熠生辉,美得令人屏息凝气。”

  “她是我此生最后的恋人。”回忆昨日,中岛一脸甜蜜。

  别人说他着了魔,他却自认是动了情。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中岛活得寒酸。

  找遍全屋只有一套像样的老西装,衬衫、裤子皱皱巴巴。

  但他却给纱织买了整整两大柜的衣服,从旗袍到礼服,甚至还有一整套滑雪的装备。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女人就该穿得漂亮,对吧?”他笑。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他省吃俭用。

  一天三餐吃1.2元的拌面,最饿的时候会去要一些剩菜,煮熟又抵一顿。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但他却会带纱织去订做最好的假发,去逛最时髦的服装店。

  “我想把最好都给她。”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他没有朋友。

  但每个周末晚上,他都会和纱织约会,去最爱的居酒屋。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夜色幽微,霓虹如霞。

  纱织穿上最美的裙子,插上怒放的花簪,被中岛抱进店内。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就当是自己家就好了哦,不要紧张。”中岛为她调整坐姿。

  老板娘按老规矩送上两杯鸡尾酒,称赞道:“今天的纱织真漂亮呢。”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中岛点头轻笑,拿起麦克风,要为爱人高歌一曲。

  “你让我哭泣,我却把夜晚抛在往昔……”

  陈旧的音响,苍老的歌声,没有掌声,没有应答,中岛唱了一首又一首。

  人渐醉了夜更深。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推着纱织回家时,略有醉意的中岛自言自语。

  “如果不是她们在身边,我早就死掉了…”

  “我为她们而活着……”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他却浑然不知,300公里外,有个女人在为他哭泣。

  那是中岛千重,真正的妻子。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每周,妻子会来中岛家煮两顿饭。

  在他吃饭时,妻子会打扫一轮全屋卫生,照料一下中岛家里4个情趣娃娃。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但大多数时间,都会被中岛叫停。

  “我没有怎么碰她们,我只是稍微摆正了一下……”声音很小,像在道歉。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眼前是一个干瘦的女人,满头白发,一脸皱纹,总带着低眉顺目的笑意。

  她站在娃娃和中岛中间,像一个闯入的陌生人。

  40年前,她和中岛通过相亲认识。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们结了婚,生了小孩。

  但在中岛的眼中,两人只是搭伙,是煎熬,没有爱。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中岛睡觉鼾声如雷,妻子夜不能寐,两人早早就分了房睡。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中岛喜欢冬天滑雪,妻子却抱怨天寒地冻,只能败兴而归。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十年前,中岛来到东京,相隔迢迢,感情更是降到冰点。

  但妻子,从未放弃他。

  每周,她会开很久很久的车,来给丈夫煮饭、打扫,害怕他吃不饱,担忧他过不好。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一天,她在家里扫出了一撮长发,心头一颤:丈夫出轨了。

  她做好了所有心理防备,第三者可能是个少女、妇人甚至应召女郎……不管是谁,她都能接受。

  但她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情趣娃娃。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而且还不止一个。

  丈夫难得露出笑容,给妻子介绍每一位情人:

  “最左那位叫莎林,她被赶出家门暂住于此,旁边是惠子,她妒忌心比较重你不要怪她。”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这是纱织,很漂亮吧?”

  “最右边那个叫结衣,是厂家寄存在我这里的。”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妻子愣在原地,这40年来,丈夫从来没有这么甜蜜地向别人介绍自己。

  一次也没有。

  她收拾完一切,默默离开。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多年后,记者问她:“你不会难过吗?”

  她只是摇摇头苦笑:“看到他开心,我就放心了。”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他一定很寂寞吧?唉……”妻子叹息。

  那声“唉”,听起来像一声哽咽的“爱”。

  可惜一出口,就散了。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眨眼十载,中岛依然和他的情趣娃娃生活在东京。

  春天,他们去赏樱,沏一壶清茶,懒困倚微红。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夏天,他们去冲浪,看碧海浮云,哪管人间何世?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秋冬,他们去游富士山,中岛笑着,把拍好的照片给纱织看。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妻子依然每周来两次,煮一桌热饭,等中岛吃完。

  中岛心情好的时候,会给妻子弹一首钢琴曲——

  《婚礼进行曲》。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夜凉如水,粗壮的指尖轻敲琴键,夫妻二人各怀心事。

  中岛希望有朝一日纱织可以变成人和自己说话,但想想又害怕。

  “如果她是一个人,应该会嫌弃我吧?”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而妻子却回想起,26岁那年,中岛向自己求婚的场景。

  “那天,夕阳西下,我们两个人骑着单车,到达湖边,他拿出戒指跟我说——”

  “嫁给我吧……”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回忆往事,妻子轻轻甜笑,但转眼看着对面四个娃娃,又别过了脸。

  妻子不知道,她们到底是爱情的第三者,还是寂寞的见证者。

  她只知道,夜深了。

  该走的是她。

<a href=日本男子出轨10年,老婆却帮忙照顾4个“情妇”:对不起,是我不好…”/>

  图片丨网络

  责任编辑丨蜜糖

  编辑丨快乐小神仙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日本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日本服务器网联系。

[日本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