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日本新闻:民国津门奇谈:日本旧军营频现怪事,地板之下发现端倪

  民国有悬案,津门有奇谈;欲知其中事,需听“大狮”言。说奇谈之前,先说一位津门有名的大耍,此人便是被后世称为“津门教父”的袁文会。袁文会本是个不入流的青皮混混,早在没当混混之前,在芦庄子袁八爷的宝局当力巴儿,一笔写不出俩袁字,因此袁八爷挺喜欢这小子,最初让他干“插旗儿”。所谓插旗儿,就是放哨,以卖崩豆、老虎豆为幌子,发现有人欲打宝局主意,立即以“切口”回报下面的“插旗儿”,不等闹事儿的人到,宝局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民国津门奇谈:<a href=日本旧军营频现怪事,地板之下发现端倪”/>

  袁文会旧照后来袁文会开了逛,当了混混,这小子心眼子多,且心狠手辣,很是有一套把戏。再后来,他拜了天津卫青帮头子白云生为师,白云生是“通”字辈,他是“悟”字辈。后来又认了日租界“白帽衙门”的头头刘寿岩当干佬,袁文会可谓黑白两道通吃。今日所说之事,就跟袁文会有些关联。袁文会早先在日租界发迹,土肥原贤二建立“便衣队”之时,那些便衣队成员,起码有一半是袁文会的人,都是这游手好闲恶吃恶拿的渣滓,说白了就是狗食,连混混都不如。这些人不爱生养自己的父母,偏爱日本爹,说话都不说中国话,说那种带日本腔调的“鸟语”,老一辈有接触过便衣队的,形容他们说话就跟电视上汉奸们说话差不多,中不中,洋不洋,张口“大大地”,闭口“死啦死啦地”,平白无故打人耳光子,叫“三宾地给”,可谓混账至极。

  

民国津门奇谈:<a href=日本旧军营频现怪事,地板之下发现端倪”/>

  血溅津门剧照袁文会为了巴结日本人,与另一位天津青帮弟子佟海山为日本人秘密抓捕抗日爱国人士,还为日本人运输石油、药品、大烟等物资,最可恶的一样,就是秘密绑架或诱骗年轻女子供日本人“享用”。这些女子被日本人糟蹋之后,多数被转手卖到南洋,一些被秘密杀害,生还者少之又少。1937年,日军占领天津,袁文会更加得势,早先是暗着来,如今明着来。让手下从河北、山东一带偷掳年轻女子至津,交到日本军营之中。此后,海河、北运河之中常见有“河漂子”,多为女尸,因此人们怀疑是日本人将其折磨死后,让汉奸丢入海河之中。后来抗战胜利,津门光复,日本人的地盘让当地人瓜分了。海光寺一带,原属于日本华北驻屯军部,大量房屋设施起初为日本人所属。日本人走后,这里住满了当地居民。可就在这些建筑之中,时常有人发现怪事。

  

民国津门奇谈:<a href=日本旧军营频现怪事,地板之下发现端倪”/>

  进驻津门的日本士兵比如有人自称看到有身穿军装的日本士兵在屋里转悠,有人还声称看到过日本士兵在操场操练。日本人都走了,哪来的日本士兵?因此,多数人认定是那些早已死去的日本士兵“鬼魂”,因为回不去日本,而冤魂不散。其中有套二层小楼,原本是日本军官的宿舍,抗战胜利后,这里辗转住过几户人家,最后落在一个国军小军官手中。在未入住之前,原先住在这里的人家告诉他这套小楼不吉利,到了晚上常见古怪事儿。他不信,认为人家不愿意将房子给他,再者他也不信这些邪乎事儿,于是一家老小全部搬了进来。当天夜里,就出了怪事,他住在二楼,睡梦之中,就觉得有女子的哭声从楼下传来。不但他听到了,太太也听到了。太太埋怨他不听人劝,非要住这套不吉利的宅子,让他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他仗着胆子,拿着手枪,下楼观看。没看到有人,哭声也没了。于是上楼,似睡非睡之时,又听到哭声,还不是一个人的哭声,听着像是好几个女子的哭声。哭声不大,但听着十分哀怨凄楚。

  

民国津门奇谈:<a href=日本旧军营频现怪事,地板之下发现端倪”/>

  二战日本士兵折腾到天亮之后,他挨屋寻找,什么也没找到。这套房子挺讲究,铺着木地板,家具和床都是日本人当时留下的,因为质量都很好,因此原先住过的几户人家就留了下来。第二天晚上,睡下之后,哭声再次响起。这个小军官不堪其扰,打着手电挨屋寻找,就在打开一楼最后一间房门后,吓得他把手电丢在地上,跑到大街上乱喊乱叫,最后把巡警给招来了。他跟巡警说自己在最后一间屋子里看到了三个女子,全都没穿衣服,蓬头垢面的。他白天看过那间屋,里面除了一张大床之外,什么也没有。晚上再看,里面有了人,他肯定自己看到不是“人”。让巡警进去看。巡警也不敢进去,让他等天亮再说。等到天亮,他带人二次进屋,里面除了那张大床外,什么也没有。有个老警察见多识广,让人把床抬到外面。他拿脚踹了踹原先摆放大床的地板,说地板下面是空的,于是几个人七手八脚把地板撬开,地板刚一撬开,一股子令人作呕的怪味就窜了出来,果然里面是空的。

  

民国津门奇谈:<a href=日本旧军营频现怪事,地板之下发现端倪”/>

  准备受降的驻津日本军官洞口大致一平方见方,有水泥台阶,里面黑漆漆的嘛也看不见,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瘴气,因此不能贸然下去。老警察让人把手电筒系在绳子上,慢慢垂下去后,借着光照一瞧,里面赫然堆着几具白骨。后来,有大胆的下去,发现里面除了两张折叠铁丝床,几条已经发霉的破棉被之外,就只有这几具白骨。仔细清点,白骨为三具,全部为女性骨骸。

  

民国津门奇谈:<a href=日本旧军营频现怪事,地板之下发现端倪”/>

  受降的驻津日本军官老警察告诉那位小军官,说自己在日本人占据津门时期当过伪警察,他见过袁文会的手下往日本军营送大姑娘。这套建筑原先是日本军官的宿舍,他们肯定做了不少缺德事儿。至于三个女子怎么死在里面,又死了多久,没人知道。也许是战败逃走时忘了放她们出来,也许是杀死后丢在里面,总之此事成为无头案。事后,这套房子也就没人敢住了。后来这里的房子都拆掉了,现如今已经高楼林立,地价贵得比“鬼”还吓人。别说屋子闹“鬼”,只要房价便宜,就算跟“鬼”住在一屋都行,这叫嘛?这叫“一屋老友记”。

  

民国津门奇谈:<a href=日本旧军营频现怪事,地板之下发现端倪”/>

  陋文一篇,就此打住。本文故事出自老一辈之口,权且属于一个小段子吧,至于真假已经无从考证。温馨提示:虽本文有光怪陆离的描写,但不可与封建迷信相提并论,只可做民间传说或离奇案件来看待。另本文所使用图片为民国时代旧照,与本文描述之事并无任何关联。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日本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日本服务器网联系。

[日本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