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服务器

日本新闻:西方对俄制裁与反制危及日本汽车产业

   担忧短(断)供的市场情绪引发稀有金属大幅涨价,高度依赖进口的日本汽车企业的生产成本随之大幅增加,加之供给不足,使其遭受双重打击。

  自2月24日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特别军事行动以来,美国和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发起了多轮制裁。从2月26日将部分俄罗斯银行排除出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SWIFT)支付系统,到3月8日美国总统拜登宣布对俄罗斯能源禁运,再到美国和西方国家相继取消俄罗斯的最惠国待遇,美西方对俄罗斯采取了近3000项的各种制裁措施,不仅重创俄罗斯经济,也反噬自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3月5日警告,对俄制裁将产生严重外溢效应,对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

  本文拟通过国际稀有金属市场的供给和价格变化,观察西方对俄制裁与俄反制对日本的汽车产业造成的影响。

  制裁与反制引发稀有金属供给不足和涨价

  稀有金属与制造业、科技研发以及日常生活紧密相关。科研成果显示,日常生活中涉及的每项技术都至少与一种稀有金属元素有关,特别是IT、汽车、充电电池、GPS系统、游戏设备等更是不可或缺。而且随着对稀有金属研究的深入以及新产源和新提炼方法的进步,其应用范围不断扩大,稀有金属与其他金属的界限正在逐渐消失。

  俄罗斯是资源大国,除石油天然气之外,稀土金属和稀有金属资源也十分富足。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的资料显示,2020年全球稀土储量为1.16亿吨稀土氧化物(REO),其中俄罗斯占10%,为1200万吨,次于中国、越南、巴西,居全球第四位。

  俄罗斯的稀有金属储量居世界前茅,保障程度相当高,铜、镍、钼为40年,钨为37年,锌为18年,黄金为37年。另外还有分布在赤塔、扎维京斯克等地的铌、钽、钛以及锂等矿藏。

  俄罗斯正在加强稀有金属和稀土金属的开采和提炼。据国内媒体援引俄媒体2020年12月25日的消息,俄罗斯计划未来数年内大幅增加稀有金属和稀土金属的开采,力争成为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和稀土金属出口国。俄罗斯工业贸易部相关文件显示,计划到2024年稀有金属和稀土金属的产量增至约2万吨,到2030年超过7万吨。

  俄罗斯的供给量在国际稀有金属市场也占据重要地位。据美国地质调查局最新数据,俄罗斯的钯、锑、钒、铂、钛、镍、黄金等供给在国际市场占比均超过10%,铜、铝、银、镁的供给占比4%~5%。另外,由于俄罗斯电价、地价低廉,所以俄罗斯具有开采和提炼的成本优势,进而具有价格优势。

  由于俄罗斯具有这样的稀有金属储量和市场地位,所以其在国际稀有金属市场的影响举足轻重。从美国炒作俄罗斯意欲进攻乌克兰之时,国际稀有金属市场便开始震荡。随着俄罗斯开始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以及西方对俄制裁不断加码和俄罗斯相继出台报复性反制措施(俄罗斯总统普京3月8日签署一项总统令,要求在今年12月31日前禁止特定种类食品和原料的进出口,其中包括稀有金属),市场担忧因乌克兰局势和制裁与反制使俄罗斯的稀有金属无法出口,进而导致稀有金属供给不足,因此镍、铜、铝、锌、锡的价格直线上涨,屡创历史新高,镍的价格曾涨破10万美元/吨。

  稀有金属的供给不足和价格波动的负面影响正在持续发酵,并波及世界各大经济体。

  稀有金属供给不足或迫使日本的汽车企业减产

  日本国内几乎不产出稀有金属,但其需求量却居世界第三。虽然日本政府采取诸如加强勘探海洋稀有金属、鼓励研发稀有金属的替代品等措施以保障其稀有金属的稳定供给,但是尚未根本扭转绝大多数稀有金属依赖进口的状况。据日本经济产业省较早前的数据,日本需要的镍、铬、钨、钴、钼、钒、锰等稀有金属90%以上都依靠进口。其中从俄罗斯进口的钯占其进口总量的40%、镍占21%、铂占10%。因此,国际稀有金属供给不足和价格大幅波动对日本制造业和尖端产业的影响巨大,特别是汽车产业所需要的白金族稀有金属,更是不可或缺的。

  白金族稀有金属具有极好的化学稳定性和出色的催化剂作用。白金族包括铂、钯、铑、钌、铱、锇等6种金属,其中的铂和钯在净化汽车尾气中发挥关键的催化剂作用。使用铂和钯制成的催化装置可以有效分解汽车尾气中的氮氧化合物、碳氢化物和一氧化碳,进而使尾气排放达标。在全球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大趋势下,汽车尾气排放达标是汽车企业绿色、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和必备标准,因此铂和钯对于汽车产业来说是不可或缺的。日本的汽车企业惯于使用钯来净化汽车尾气,每生产一辆汽车平均使用数克不等的钯。

  俄罗斯和南非产出的铂和钯分别占全球产出总量的85%和80%,是全球汽车企业的主要供给方。由于南非的矿工时有罢工,因此日本的汽车企业大多使用产自俄罗斯的钯,占其进口钯总量的40%。乌克兰危机以及西方制裁俄罗斯造成钯、铂等稀有金属供给不足,或迫使日本的汽车企业不得不减产,损失较大。

  稀有金属价格上涨增加日本车企成本

  担忧短(断)供的市场情绪引发稀有金属大幅涨价,高度依赖进口的日本汽车企业的生产成本随之大幅增加,加之供给不足,使其遭受双重打击。以钯为例,如果价格上涨500日元/克,生产一辆汽车使用3克,那么将增加1500日元的成本。日本的汽车企业管控成本是以个位数计的,可见1500日元的成本增幅对日本汽车企业造成的成本压迫之巨大。

  钯以外的另外两种稀有金属——镍和铂也与汽车产业紧密相关。镍是制造电动汽车所搭载的锂电池的重要原料,因其价格一度涨超260%而被戏称为“妖镍”。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锂电池生产企业巨头称,正在加紧研发少镍含量的电池,以减轻“妖镍”造成的成本上涨负担。

  铂除了与钯同样可以用于净化汽车尾气外,还可以用于氢的提取设备。铂的价格持续高企或延缓日本政府和企业合作普及氢能源的进程。

  稀有金属的短(断)供和价格波动对日本汽车企业来说虽非灾难性的,但确实堵塞着企业的进货渠道,挤压着企业的成本空间,给企业未来发展带来较大的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

  当然,以日本的企业素有的求生能力和作风,其不会坐以待毙,一定会想方设法缓解压力,弥补损失。从选项看,一是调整进货渠道,脱俄转向南非,并开发北美、加拿大等地的货源。但这是中长期战略,远水解不了近渴。二是盘点库存,将其他非必要非急用的钯等稀有金属调配给汽车产业。三是尽快研发替代品。四是从循环利用中挖潜,日本历来重视废物循环利用,从废物循环利用中以及其他金属提炼过程中提炼钯,或可稍微缓解汽车产业的燃眉之急。

  日本汽车产业因芯片供给不足本就面临减产压力,此次雪上加霜,这些弥补措施如能奏效,或可缓解部分压力,弥补一些损失。否则,打击或是灾难性的。

  从日本汽车产业的遭遇可以窥见日本经济、社会乃至家庭受乌克兰局势以及制裁与反制的影响之一斑。进口商品特别是资源类大宗商品的供给不足和涨价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也会反噬到其他行业乃至社会、家庭生活的方方面面,负面影响外溢效果还将进一步显现。

  据央视3月14日报道,瑞士信贷银行日前发布报告警告说,“俄罗斯与乌克兰冲突引发大宗商品市场波动,可能削弱以美元和欧元主导的现有国际货币体系,不仅给西方国家带来高通胀,而且威胁金融稳定。”报告还指出,“俄乌冲突的影响在全球范围持续发酵,西方国家冻结俄央行资产,动摇了美欧主导的现有国际货币体系基础,世界将见证新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诞生”。

  诚如该报告所警告,“对俄制裁反噬自身”的效果或将催化“重组效应”。资源类大宗商品的短(断)供和涨价迫使企业为保生存、保发展而启动新的努力,这些努力必将以“重组效应”冲击、改变现有的生产模式和科技水平乃至经济金融结构、体系,推动生产方式的改良、科技的创新和经济金融结构、体系的调整升级。

  (作者系自由撰稿人、法学博士)

[日本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